2008年2月24日 星期日

“博愛座”的迷思

為什麼人怕老?為什麼人不服老?是擔心老來子孫不孝?還是無法捨棄過去年輕時的豐功偉業?或者是看到周邊的人,年老時的窘境?
昨天下午,結束了每週六固定光臨的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之行後,提著滿滿的收穫,準備搭捷運回家。好不容易三分鐘一班的捷運到站,叮咚叮咚,車門開了;就在我準備上車的同時,一個年約五十將近六十歲的老阿婆就冷不防的突然插隊上車,用敏捷而迅速的眼光搜尋四周環境之後,便以飛快的速度,一屁股坐上了位子。當時列車內的座位很多,博愛座也是空著的,我心想:若妳那麼需要位子,以妳的年紀也可以去坐博愛座,為何挑上一般的座位?說實在,空著的博愛座,要我們年輕人去坐也挺怪的。其實,在這件事當中,最令我心情極為不悅的,就是她插隊的行為。接著,當列車開到雙連站的時候,一件有辱國門的事發生了,一名年約四十將近五十歲的日本旅客,已經站定門口準備下車,正當車門打開,一名年約三十的台灣女性,並未遵循先v下後上的國際禮儀,就直接落落大方的走進車內,還撞到了日本旅客。當時,這日本旅客回頭看看她,便搖搖頭離開了。
台鐵的博愛座標誌

看到這樣的情形,我的心情不再因為剛才備插隊而忿忿不平了,我開始思考著一件事:「這些人的內心害怕的是什麼?進入車廂沒座位?還是不願認命,去坐上一如瘟疫般,大家都不願觸碰的博愛座?難道坐上博愛座,就會有人以異樣的眼光投射嗎?為何博愛座要特別以不同的顏色標明?什麼樣的人可以坐博愛座?老弱婦孺,要多老才算老?怎樣的人算弱?如果我是堂堂男子漢,可是不適合久站,那我算弱嗎?雙十年華的少女算婦嗎?孺的定義是什麼?若以上身分我都不是,只是提了一大堆東西,在搖搖晃晃的車廂中,站立很不方便,又沒有人可以幫我,那我有資格坐博愛座嗎?」在第一段當中提到的兩個例子,跟博愛座究竟有什麼關聯呢?容我說一個小故事再為各位整理我的看法吧!我家住在石牌,每天上班要座的那一班公車,就從榮總站出發,每每公車開到石牌時,不免公車上就坐了一堆老榮民;有一次,當我上了公車便發現一個奇景,公車上坐了滿滿的老榮民,唯獨博愛座是空著的;我的心裡面不免一陣牢騷,一般座位都給你們坐去了,難不成該坐博愛座的是我嗎?
公車的博愛座

從以上的三個故事來看,我大約整理出以下三項結論:
一、人怕老,老了行動力也差了,動作比別人慢,在大眾運輸交通工具上若沒有座位,又被沒有公德心的年輕人冷眼相待;需要座位,卻拉不下臉來要求,心裡是很受傷的。
二、在年齡層提高的城市中,誰能把握自己可以擁有博愛座的正當性,五十歲嗎?六十歲?或者七十歲?或許七十歲的老翁一屁股坐下了,下一站上來了八十歲的老人,他該讓嗎?讓了之後他要坐哪呢?有人會讓位給他嗎?
三、不認老,歲月一閃即逝,就在不經意的時候,有個年輕人讓了座位給你,或許你還不認為自己可以被讓座呢!我不是站的好好的嗎?我可以自由隨意的走動,我不要被讓座啊!

在第一個跟第二個的故事中,人為什麼要插隊?為什麼不能遵循先上後下的禮儀呢?他們是不是怕沒位子坐?當我在外面走了一整天,連回家途中既遙遠又顛波的車程中,我還要忍受腳痠卻又沒座位的痛苦嗎?或許他們是這麼想的。而第三個故事中的老榮民,或許他們也面臨了我第二個或第三個結論。可是博愛座真的是只有老人的專利嗎?年輕人坐博愛座為什麼又會惹來異樣的眼光?讓他們看到博愛座就猶如遇見洪水猛獸一般,避之唯恐不及,甚至寧可不去注視它,認為我不坐博愛座就沒有問題;甚至認為,坐了一般的座位,我就可以理直氣壯的不讓座。博愛座與一般座位顏色不同,是因為要讓大家以不同的眼光去看待它嗎?

一般人在看博愛做大概會有三種看法:
一、只要是人,都可以坐。大不了,看見該讓座的人,我就讓位。
二、那是老弱婦孺的位子,我不能坐。我坐了,我就是其中一個身分。
三、管它三七二十一,我想坐就坐。讓不讓座,那是我的權利,座位本來就是給人坐的嘛!

你是哪一種呢?我想公認最糟糕的,大概就是第三種人吧!如果,我在這裡的言論,有對任何人不禮貌之處,就請各位大人饒恕小弟我的無知愚昧吧!不過,話說回來,在我去歐洲遊歷的經驗中,在任何一種交通工具上,我就不曾看過有用任何標誌或是顏色去區隔的座位,在公車上的人,若是看到有需要讓座的人(不論男女老少),都會有人讓座,這似乎變成了一種生活的習慣,一種先進國家特有的禮儀觀念。反觀台灣,這些標示或者是顏色,反而成了大眾眼光的焦點,看起來不應該坐這個座位的人,坐下了,就會被大眾報以歧視或是鄙視的眼光;好一點的情況,就會有人報以同情的眼光,在心裡問道:你為什麼要坐這個位子?你的身體有什麼殘疾嗎?相對的,博愛座似乎就成了老人的拐杖或者輪椅了,令人帶在身上,就好像宣告自己的身體出了什麼毛病。我會這麼說,絕無半點污蔑之意;像我們家的老人,即使行動不便,寧可不出門,也不喜歡用拐杖或輪椅,因為這樣等於告訴周圍的人:我老了,我的身體出了問題!

反觀,為什麼人怕老?為什麼人不服老?是擔心老來子孫不孝?還是無法捨棄過去年輕時的豐功偉業?或者是看到周邊的人,年老時的窘境?人老的時候,手腳不聽使喚,需要有人隨侍在側;中風了,需要有人定時翻身,要有人把屎把尿;回想自個兒過去年輕時的馳騁風雲;如今,僅有的尊嚴都把持在一個陌生人的手上;不孝的兒女,只顧衝刺自己的事業,父母爹娘什麼的,全都狠心的拋在一邊;好一點的週末假日,或者三大節慶按時來看一下;壞一點的,終年不見人影;最壞的狀況是還未成親,所以身邊始終無伴,至今也無人可噓寒問暖。究竟“老”是什麼樣的情形,年輕獨身的我不敢想像,更無法想像。或許福利制度不斷的改進,但是專案服務人員的熱誠、社會大眾的惻隱之心,以及整個社會資源的整合,才是最重要的。

5 則留言:

jjhsu 提到...

忍不住留個言,因為對於博愛座,我也曾有跟你類似的想法。

我是屬於你說的第一種人「只要是人,都可以坐,看見該讓座的人,我就讓位。」我最納悶的一點,是有時候公車上明明站滿人,就是博愛座空著沒人坐,我想去坐就是犯了大忌,好像我對老弱婦孺不尊敬。不過我還是一屁股坐下去就是了!

真是奇怪的台灣公車文化阿。

blue 提到...

哎...我也是這樣覺得阿
因為是夜校生,之前常常白天上班晚上要趕上課
每次都是想休息一下找的位子坐,也不是不肯讓座,可每次坐上了博愛座就一直會被盯著瞧...
真是奇怪的文化阿...

Millie 提到...

我是第一種人,甚至在博愛座剛推出時我還很不懂...為什麼一定要用「顏色」作區分 ,它給我的感覺是: 如果我不是坐在博愛座,那就沒有讓位的責任(?!)我通常不管車上有哪些座位,我只選自己想坐的位置,即使那是博愛座...不過不管我坐在哪個位置,只要有人有需要我就會讓座....

匿名 提到...

不好意思 您好像有筆誤,你文中的先上後下是不是應該是先下後上才對?@@?

阿光 提到...

不好意思,目前已經更新了,造成大家的困擾,敬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