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日 星期二

Somewhere in Time

每一朵花,
都是世間情人的祈願;
純情的小白花,
是少女對愛的幻想曲;
帶刺的紅玫瑰,
是緊縛愛人的熾情熱愛;
紮實的太陽花,
是對重拾年少熱情的渴望......

每一朵花,
都是前世情人遺落在人間的祝福;
愛花的人,
默默地守護著戀人的歡愉,
將幸福凝聚而成的婀挪呈現在眾人眼前;
採花的人,
只想收集眾人對他的愛戀,
至於永恆,早被無情的拋諸腦後;
葬花的人,
將隔世的祝福深深埋藏在幽幽心底,
化作一顆晶瑩的淚珠,還諸無聲的大地~

    最近,向朋友借來一本周夢蝶的詩集,當中節錄了一段優美的辭句;句子是這麼寫的:
每一隻蝴蝶,都是一朵花的鬼魂,回來尋訪它自己。
張愛玲_炎櫻語錄
     這不禁讓我聯想到,進入未來尋訪隔世情人的是誰?不就是電影似曾相識(Somewhere in Time)當中的女主角珍西摩爾嗎!基於這樣的思緒連結,讓我有了以“花”為名創作的衝動;遂以每個年齡層對愛情的定義與世人的愛情觀點來大作文章。這可以算是一首短詩嗎?或是散文?文筆的意境如何?還是交給各位看倌們來評斷好了~

1 則留言:

就是那個光 提到...


你也叫阿光

你也是 就是那個光
很巧
因為
我是就是那個光的阿光
還迎到我部洛格來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