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2日 星期日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按一下播放鍵看看有些什麼東東吧!

今天,我想跟大家聊聊我看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的感想,也順便從過去工作的經驗來談談現實世界的禮儀師這個行業。


電影─送行者

在“禮儀師的樂章”這部電影裡頭,本木雅宏飾演一個以演奏悠揚樂章為志職的樂團大提琴手,然而在經濟不景氣的衝擊下,他不得不放下過去穩扎穩打的根基,重新開始一個「每天與死亡有個約會」的新工作。

只是一般民眾對於這樣禁忌的行業,既無法理解更不能認同,所以他的朋友不能諒解,他的妻子也離開了他。但是這樣的工作,卻也讓他重新看待生命、認知生命與尊重生命。

這部電影在配樂大師久石讓莊嚴而悠揚的樂音之下,讓我們重新檢視自身對於生命的態度,也讓我們正視每個個體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價值;殯葬業不再是一個恐怖而神祕的未知境地,反而成為一個以人本關懷為出發點的神聖事業。


現實世界─禮儀師

在看過電影粉飾的世界之後,回到現實生活當中,真正的禮儀師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行業呢?在過去的工作裡,我曾經拍攝過婚喪喜慶等各種儀式,初次接到喪禮紀錄的案子時,多少心裡也有一些忐忑不安;但是時間久了,也讓我對“往生”這回事不再感到恐怖與神祕,反倒是對不同種族或宗教的儀式有些許的認知。

有時聽到葬儀社(現在稱作生命事業)的員工私底下的談話,也認知到他們優渥的收入來自於沒有定性的工作時間。的確,在現下情況來說,人並不會因為經濟不景氣而不離開這個世界;相對的,這些所謂的禮儀師也必須不定時的執行“接大體”這個工作(畢竟人不會只選在白天往生);此外,如睡眠般安祥的離開這個世界的幸運兒並非大多數,有時他們還必須“接”意外死亡、死於非命與死亡多時的大體,如果各位曾經看過完全死亡手冊,便知道這絕對不是一個什麼莊嚴肅穆的好經驗;然而面對這一切的同時,仍然必須心存敬意的完成所有的工作。如果,你對921大地震仍記憶猶新,也知道執行善後工作的志工與阿兵哥為什麼需要心理輔導,就知道這份工作並不好做了。

除了接觸往生者,禮儀師還必須面對仍然在世的家屬;說真的,可以用平靜的心情面對親人過世的家屬並不多,在長者往生之後因為後事或者遺產而起紛爭的晚輩更不在少數。所以有時候,生命事業從業人員除了必須站在家屬的角度給予適時的安慰,更會看到與自身道德標準相違背的事實。


從電影到現實世界─從送行者自我檢視

當然我們也不能說電影的情節都只道出美好的一面,畢竟在經歷了這些林林總總的經驗之後,對許多生命事業從業人員而言還是有一些正面意義的存在價值。

而送行者這部電影的時代背景正猶如現下的低迷景氣,所有在過去十年光陰我們所認知的經濟產業價值如今已被顛覆,甚至有些高學歷的人都必須為了生計而從事過去人們所認定的低濺工作,人的價值到底何在?

其實,日本從連續劇到電影,都充斥著一種鼓勵人奮發向上的精神;男主角大悟在劇中過去的職業是一個交響樂團裡的大提琴手,他在童年時期便下定決心要擔任一個傑出的樂手,也痛下苦功練就出如今的成熟功力,但也因為景氣的因素,樂團解散的同時也令他失業;後來這個禮儀師的工作是他過去從未接觸也不曾學習過的領域,所以也使得他必須重新歸零、重新學習,從而多了一份對於生命的關注。但唯一不變的就是他運用過去苦練大提琴的專注力在新的事業上。

然而,現實世界的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所以即便是被迫轉換跑道或者是重新規劃人生的我們,是不是也該回歸到對於喜愛事物的專注與痴迷,運用創意為自己找一條出路。

4 則留言:

Joyce 提到...

真是好棒的分享
聽完你娓娓道來的語句
好似傾聽一則心靈饗宴

我很喜歡用耳朵看部落格
生命的終點也是我之前在醫院工作常面對的狀況
珍惜當下所擁有的人生就是認真對待每分每秒
共勉之

Jiafen 提到...

雖然還沒看過這片,
但真覺得看到現代的電影、電視影集(六呎風雲、CSI...)
多以寫實美學的角度來探討死亡
能普遍提高一般人對往生者最後一程的尊敬,
不再是避諱的禁忌,
甚至可以同理和思考討論,
媒體在這方面實扮演具有正面教育的重要角色。

ECHO 提到...

剛看完電影送行者
心中滿滿的感動

透過您的分享
對於電影中所要傳遞的
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

真的是很棒的分享~
文字很棒
錄音也很棒
一字一句都帶出心靈的悸動...

ECHO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